七月茶

你好,我是文手,经常画画。cp均为洁癖不拆不逆,对ky脾气很爆。
Aph/HQ!/yys/原耽/one/MHA

【普奥】失踪的大笨蛋先生

•奥生日设。
•我爱他们。
•ooc

今天金黄的夕阳也非常美丽,真是个适合欣赏日落的日子。
落地窗前,罗德里赫安静地坐在经常被基尔伯特吐槽是“老人椅”的藤条椅上喝着咖啡,悠闲安静地欣赏着他一向很喜欢的日落。
紫罗兰色的眸子就这么盯着,盯着盯着,夜色渐渐黑了,他的重点已经不在远方慢慢变黑的天空上了,但他丝毫没有把目光从远方移开,就算这房子里除了大笨蛋先生都很有趣,但实在一点也不想再动了......
噢!怎么又提到那个大笨蛋先生了!仔细回想,好像自从刚刚晚餐时和他提醒过注意吃相,以后就再也没说过话了...哦忽然想起来一件事...说起来,大笨蛋先生去哪了?
他望了望周围,发现没有大笨蛋先生的身影....在一楼吗?那应该去找找才对了......
"......"把喝到一半的咖啡放到木桌上,揉了揉桌子上和自己一起发呆的猫,慢悠悠的站了起来,走下楼梯,望望空旷的客厅,空无一人。正想转身上楼,罗德忽然发现自己心爱的钢琴椅上有坨奇怪的黄色,又打消了上楼的想法,打开了灯,金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,那块黄色反而更加显眼了——“哦..是大笨蛋先生的那只黄鸡....吗?”罗德里赫走到钢琴旁,懊恼的揪起了这个小家伙的一根毛。
“啾!!!”肥啾被揪地大叫起来。
“……居然还活着呢?”罗德里赫安慰了一下这只小东西。
”小少爷不要动本大爷的肥啾!!我知道错了!!!!”同时刻窜出来计划全部破灭的基尔伯特先生。
“....装死的还不是一个,大笨蛋先生。”见到从某个角落钻出来还抱着个大箱子的某个大笨蛋,罗德里赫表示无可奈何。
基尔伯特放下大箱子跑过去双手托起肥啾:“本来还是装死的!现在被小少爷你这一揪完全就是要死了啊啊啊!本大爷的肥啾你可要挺过来!挺过来!还有是肥啾不是黄鸡啊!!!”
他在开机关枪吗?
这个大笨蛋先生居然还纠结于是鸡还是鸟这个问题?
“有那么严重吗...”他说着凑近了基尔伯特,看着那只黄色的不知道是鸡还是鸟的小东西:“说起来大笨蛋先生你刚刚到底去哪里了?”“它明明能飞啊!鸡不能飞所以他是鸟啊!!”“大笨蛋先生....”“还有你看他的毛毛!!”“.....大笨蛋先生...”“所以他不是鸡!!!不是鸡!!”“...哼。”罗德里赫转过身去,不理这个不听人说话的大笨蛋先生,自己走上楼去了。
留下一个发着呆不记得自己要做什么的基尔伯特讲完最后一句话,才发现说话对象小少爷早已不见了,才忽然想起来自己要干什么,转身抱起那个大箱子,又开始忙了起来。
“这个大笨蛋先生....怎么不懂得听人好好说话呢....”罗德又慢悠悠的走到落地窗前的藤条椅上,拿起桌子上还没冷的咖啡,望着黄昏过后带了点紫色的天空,又开始望了起来——反正今天也什么事都可以不做,对吧?
在一楼不停忙碌着的基尔伯特,倒是在努力地安装这个折磨了他很久的礼物,他可是一点都不擅长什么手工制作,所以这个可怕的,结构简直不能再复杂的大家伙,可是用了基尔伯特近两年的时间制作。
所以说这样的礼物会喜欢吗?
“本大爷做的一定会喜欢的!kessssss!”基尔伯特就这么下了定论,然后又开始和这个大家伙耗起了时间。
从日落到天彻底黑下来,用了近一个多小时,坐在藤条椅上的罗德却完全没有动的想法,自顾自的揉着趴在自己大腿上的猫,望望窗外,忽然听到了关门的声音——大笨蛋先生要出门去干什么呢?
过了会儿,又出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。
“小——少——爷!!!!!””你个大笨蛋先生!!为什么要吼那么大声!!!!“罗德里赫生气地回道。
“本大爷这不是怕你听不到嘛!快下来快下来!”“知道了你个大笨蛋先生!”
生气的翘起呆毛,把猫放到自己的肩膀上,走下楼去。
“你个大笨蛋先生为什么不开灯啊.....”
“生日快乐!小少爷!”
感觉有人在额上落下了一吻,暖黄色的灯光第一次如此刺目。
一架木制钢琴——还有一束雪绒花。
“kesssss!不错吧!本大爷用了两年时间做的钢琴!”
“......你个大笨蛋先生居然还记得我的生日啊?”惊喜与心跳夹杂在一起,一切都融化到窗外的夕阳中
“谢谢了,你个大笨蛋先生。“罗德里赫用彼此听得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,脸色潮红。
勉强算你的生日礼物过关了。
“我爱你。”普/鲁/士凝视着他。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七月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