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茶

你好,我是文手,经常画画。cp均为洁癖不拆不逆,对ky脾气很爆。
Aph/HQ!/yys/原耽/one/MHA

灵【私心想填脑洞】

跟随“他”与“他的后人”的初衷我*1早已不记得了。

早在早一些的时候,或许是因为好奇,我就违反了族规,在我的幼年期开始靠近人类。

族里的老人都说,人类是一些充满着罪恶的东西,尽管他们被初赋予了最珍贵的感情,思想,但他们无法拥有元素,任何元素都无法接触。而我们是至高的种族——灵,被赋予了七种最初的元素和智慧还有生命,是初*2的宠儿,是最初出现的“物”,与那些人类是有着非常大非常大的差别的,而且人类还非常的不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,穷尽那可怕的思想来思考如何捕捉我们,将我们同化,剥夺我们的力量,使我们渐渐死去!

我当时听的心惊肉跳。

但是我觉得,我们没有感情和思想的话,再怎么有力量,都只是徒劳罢了吧。

因为我听说,我的母亲,也就是初“灵”*3,“爱”上了一个人类,最后是因为为了保护那个人类而死,而留下我和哥哥两个化灵体的。

我一直都想不通,为什么母亲会为了保护那个人类而接受“初”的惩罚,难道母亲不曾厌恶痛苦,害怕痛苦,厌恶麻烦,害怕麻烦吗?

还有那个所谓的“爱”,读音可真是滑稽,和“感情”的卷舌音一模一样。

我可是最讨厌“感情‘这个词了。

不仅是因为经常在族里的老人口中听到,在记录历史的忆承*4们的口中听到,甚至在言说古话的语承们的口中听到,使我万分厌恶这个词,更令我讨厌的,

其实是这个词害死了母亲。

我希冀着,我希冀着,明白“爱”的意思。

为什么会使我的母亲放弃存在于世的机会,为什么会使我的母亲留下两个还在化灵的记忆体。

可我没有我母亲留下的任何记忆,所有的记忆都在哥哥那里,我拥有的是最强的初始元素能力。而哥哥却没有温暖的火与土还有生机之草,终日都与冰和时间等等变幻元素*5相处,可他比我拥有的多。

而且不是一点,是多得多。

他拥有着母亲的所有记忆还有“感情”;

他拥有着将一切元素扭转、变幻的能力;

他拥有着微笑,因为他得到了母亲最珍贵的——“感情”。

我怎么可能比的上他呢?

我只有最强的初始元素,

初次之外,我一无所有。

我如同赤裸着身子,除了这身完美的躯壳,再无其他。

我是羡慕着哥哥的。

于是我不听信族里的老人的劝诫,违反母亲留下的规矩,孤身一人走出上古之林,去寻找“感情”的意义。

我变化成了我最近梦到的那个母亲的样子,白色的头发与白色的眸子——多么讽刺,多么适合我这个一无所有的人。

可母亲曾经留下几句话,其中一句就是:“纯白的就是最初的。”

可是母亲曾经放弃了她的“最初”,变化成了人类中常见的棕发,想要与那个该死的人类一起生活。

可真是自私啊。

我遇上了精灵族的黎咯*6,她也不知道“感情”是什么,但她也希望着明白“感情”的意义,我不知道她的初衷,她也没有认出我是灵,她说灵是只存在于传说里的上古生物。

我没有反驳,只是说了声“可能吧。”

正当我出行的第一百七十三个落*7时,我被哥哥和族里的人发现了,他们想要带我回去,因为我是将要继承母亲,登上族里的“初月”*8的“半月”*9。

可我只想让哥哥来继承“灵”让我能寻找到母亲死去的“原因”。

我恰好遇到了那个菜鸟的驱魔师。

他将我和黎咯救下了,他说他也要去寻找一些东西,和我们差不多。

我觉得他并没有什么害我们的心,我们和他一起去寻找我们想要的东西了。

比起那个驱魔师,黎咯其实更神秘吧。我除了她叫黎咯是精灵就一无所知了。

然后就真的又出现了大麻烦——黎咯又被精灵族的家伙带走了。

然后只有我和那个驱魔师一起了。

然后,他告知他是个人类。

我当时整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。

不过还好,并没有老人们和忆承、语承口中说的凶神恶煞,但是却令我无比的害怕他——千百年前我还是未存在的时候,人类杀害了灵近半数的族群,也就是那场战斗——“流月战”*9。

那是我对人类的唯一印象——残暴,可怕,血流成河。

而他不同,他会明白我不喜欢他,不会靠近我太近,不会接触我。

温柔的就像当初我第一次接触水与木一样。

他和我遇上了很多妖族和魔族,还有其他的一些鲜有人知的世外种族,与他们成为了“朋友”。

玖落和梨是我印象最深的,也是消逝的越快的。

可他总是说,只是因为我不老不死,所以将一切时间概念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而已。

我却觉得他也差不多——至少我从未见过容貌出现变化过。

母亲是为保护人类而被初惩罚至死的。

可他是因为保护我而死的。

或许这就是他常说的“凡事总有轮回吧。”

我早已与他签订了契约。

不是因为什么,只是因为我希望有这么一天,能找回那个会微笑的人类。

然后我就这么安静的继续走向了我寻找的旅途——或许我已经找到了。

“感情”的含义就是,有一天,那个陪你陪了68个回年*10的人,再次出现在你面前,揉揉你的头,对你微笑。

人类的寿命本来应该不到50个落,可他确实却是陪了我68个回年呢。

我继续到第90个回年的时候,突然见到了一个被噬魂兽打得近乎死去的女孩子,目光坚定。

当我再次看到黑发金眸的她的时候,我早已热泪盈眶了。

我再次与她交谈,与她成为朋友,自我介绍的第一句,仍是那句

“你没事吧?”

上次是他被伤的时候,这次是我救下她的时候。

“生命终有轮回。”

就算她消逝了,也要继续寻找下去。

可每次,每次看到她因为保护我而去的时候,心里总是如此的难受。

我就是在那时候知道什么叫做“难过”的吧。

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子,她没有亲生父母,是靠着左邻右舍的帮助长大的,从小就被那些孩子们视为异类,是“奇怪的东西”。她19岁,还没有一个朋友。

这是她告诉我的。我多么想告诉她,你是所谓的转世轮回,所谓的降魔师,所谓的,接触过灵的你。

可我不能说,因为这很荒唐。

我仍是被保护了呢。再次被初毁掉了,我可爱的闻澜。

笔记上仍然斑斑驳驳:

第三世,我找了他三十个回年,仍是被毁掉了,他比前两世温暖了许多;

第四世,我找了他四十个回年,他还是那么愚蠢,但喜欢笑了;

第五世,我找了他七十个回年,他第一次相遇居然对我笑了;

第六世,我找了他一百一十个回年,他对我说我很可爱;

第七世,我找了他七百二十三个回年,他一见面就认出了我是灵;

第八世——

后面就是一片空白与泪水的痕迹。

正当第十八次逝去,我已经无法再继续了。

我呆在曾经和他一起住的房子里,等了很久。

“诶诶诶!有人吗!”

打开吱吱作响的门,再次见到琥珀的眸子,莫名的纯净。

回过神来,已经泪眼婆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1:为灵的第一人称和上帝视角。

*2初即是最初所诞生的“物”,最初是拥有着感情的,最后化为了这凡间,只留下了一些无感情的投影。

 *3初灵:即为初直接繁衍出的第一种族,就是为一个种族的最初体,灵的话就是所谓的第一力量接收者。

*4承在上古语中等于一种职业的代称。

*5即为非初始元素,【非初元】其实七大初元中的光暗也是变换元素。

*6这里的黎咯不是真名。

*7落基本等于一年。

*8也就是最高领袖者。

*9继承者代称

*10回年等于100个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打鸡血的想填坑,然而打到一点多都没有写多少....世界观不是一般的庞大,尽量填上...

#《灵》# 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七月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